red banner
“美学”与“艺术哲学”的纠缠带给中国学术的难题

陆正兰 赵毅衡

“美学”在发展的历史上,与“艺术哲学”时分时合。哪怕“美学”讨论的是“艺术哲学”时,行文上也经常用“美学”这个方便的单词。这在西语中说得通,因为原词aesthetics多义,可以分别理解为对“感性”“美”“艺术”的研究。中文此词借用自日文汉字,一旦意译就把这学科固定在一个意义上。由此造成的最大困难,是“审美”这个意义明确的术语,与当代艺术研究在一系列问题上难以兼容。二者意义冲突,早就是一个问题,只是在讨论后现代文化时,变得更加尖锐。例如,究竟我们面对的当今社会,是“泛审美化”,还是“泛艺术化”?新的社会文化问题,使我们无法再如过去一个世纪那样含混下去。